August 01, 2012

勾喚起燦爛往昔

清晨,我從被窩裏探出頭來,目光遲滯的盯著窗外陽臺上的柵欄,柵欄上掛著一排泫然的水滴,滴滴答答的雨滴袞袞不斷地從天而降。

窗外的雨時疏時驟,我的心儲滿了興奮的臬兀,要說雨天美,入微斟酌倒也不見美之一二,屋外凹淺的水窪濺濕了鞋子,疾風驟雨捶敗了枯枝萎葉,擺攤營生的生意人濕了貨物和身子,但在此情境中,一種愜意釋然之感於心頭油然而生,周遭一切喧雜紛擾皆統一於這單調的嘀嗒雨聲中了,空濛的雨幕阻隔了我看風景的視線,也阻隔了寂寥的死寂,我格外珍惜這樣放鬆的時刻,並且心甘情願被這雨幕裹挾,任由思緒穿今貫古,幻化了塵世迷蒙。我憑欄立定,寧神自若,倏然覺得我化作了這眼前景致中的渺小一粟,我翹企閉目,自鳴於眼前扣人心弦的旖旎景色。

早晨,早早起身,出來在林蔭道中走走,伸手拍掉挓挲枝蔓上的水滴,嗅一嗅泥土和花香。寂寞從屋前蔓延到午後,在家宅的我恓惶不安,畏怯又和某種安全感攪拌在一起,凝成潰膿的傷疤,每當我對樓下鍾情的人兒砰然心動時,那傷疤就會給予我撕裂的陣痛。

夏日午間,蟬聲如潮,樹葉拉攏著顯得樹幹上上下奔竄的螞蟻分外矍鑠;傍晚,溫度降下來,出來納涼的人多了起來。老太太搖著芭蕉扇交頭接耳的碎碎念叨,年輕媳婦兒哄逗著懷裏咿咿呀呀學語的孩子。我對窗而坐,黯淡的燈光溫柔的佈滿屋子裏的角角落落,搦管之意浮上心頭,難以排遣,只好取來紙筆揮灑便是,自覺文字寫多了,就會對它上癮,不寫就像內急一樣,不解決憋得難受,所以很多時候,遇見的不管是否與自己有關的三兩事,我都想把它變成筆下的具象記憶,我如此,你亦如此嗎?

淩晨四點,準時收看了第30屆奧林匹克運會開幕式,熟悉的各國運動員入場場景,讓我想起了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開幕式,四年如白駒過隙般稍縱即逝,下屆的奧運會是在巴西的里約熱內盧舉辦,想說四年太長,但求只爭朝夕。

Posted by: jinmei at 04:14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6 words, total size 2 kb.

Comments are disabled. Post is locked.
11kb generated in CPU 0.03, elapsed 0.0758 seconds.
33 queries taking 0.0532 seconds, 79 records returned.
Powered by Minx 1.1.6c-p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