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ugust 30, 2012

曼舞櫻花四月天


四月海濱,朦朧細雨滴答如歌。深夜,中島美嘉的《櫻色飛舞》如涓涓細流在耳畔流淌,激蕩的音符,將我的思緒悄然喚醒,婉轉成一闋思戀的情歌,任四月的風吹拂,輕輕柔柔,攜著春日的雨滴,纏纏綿綿,飛躍那片藍色的海,在富士山下,櫻花樹旁迴盪物業估價

紅塵萬里路,人間四月好時節。箱根四月天,眾卉含苞,惟櫻花綻放。一樹樹的櫻花,彷彿一團團粉紅的雲,飄在箱根山崗上,馬路邊,蘆湖里,庭院中,甚至田野的溝溝壑壑間。當片片花瓣在湖面停留,在路邊,在樹下留下一地櫻紅,當箱根山崗鱗次櫛比的溫泉水霧升起,置身其中,你已分不清自己是在天上,還是人間,是在夢裡,還是在真實的世界裡靜脈曲張

" 一年之計在於春,請你發出聲音,看看世界的季節。”這是對櫻花的呼喚麼?每年三月的最後一周到四月中旬,是東京和箱根一帶櫻花盛放的時節。從含苞、吐蕊、綻放,再到花瓣離開花朵飄向大地化為春泥,櫻花無暇看世界的季節,執著的用短暫的生命發出愛的花語:幸福一生,一世永不放棄,一生一世只愛你!箱根人常把富士山比擬為翩翩玉郎,那麼,"櫻花,你展現芳容,吐露芬芳,是為等待成為他的知音嗎錦旗?”

"玉扇倒懸東海天” "富士白雪映朝陽”這是日本詩人給富士山的美譽。如果富士山是一把懸空倒掛的玉扇,那麼,位於山腳下的蘆湖即是銀河散落人間的一顆水晶。漫步湖邊,湖水柔波微漾,輕輕拍打櫻花砌築的堤岸,時而傳來釣魚人哼著的日本民調,湖面鴨群,爭隨湖水逐櫻花,柔軟的心悸,飄曳的思念,如那潺潺碧水,如那紓紓樂章輕輕在心間蕩漾。

春潮湧動,吸吮著芬芳的氣息,著一身藍色底子白花朵的和服,執一柄紫色底子粉花瓣的櫻花傘,做一枚蕊含嬌羞,娉婷婀娜的箱根女子,任晴天雨滴灑下一捲動聽的音符。天擁著地,細雨吻著堤岸的垂柳,層層雨霧,俏皮的將富士山掩藏在一簾幽夢裡,無聲無息。試著在雨霧中放緩腳步,讓雨中的風兒捲起飄逸的長發,聽一葉相思緩緩滑過心間,在心底泛起漣漪,輕輕激盪心扉。

淹沒在一片櫻花的海洋裡,聽櫻花由箱根的山腳、山腰及山頂相繼開放的聲音,便很容易看到日本人如櫻花般安靜恬淡的微笑。對於生和愛,亦或對於死亡,日本人全都寄以這樣的微笑。在箱根的日子裡,同這些沉靜、親切、心地溫和的人們接觸,即便是在極其一般的事情上也能夠心心相通,也會懷??著親切和諧的感情,產生一種默契的悟性,我想,也許這就是為什麼西方人將日本人的微笑稱為"櫻花的微笑”的緣由吧獎座意義

櫻花的香氣,在煙霧瀰漫的露天溫泉和小巧玲瓏、古香古色的日式旅館四周瀰漫,屋子是榻榻米式的,夜裡,只有月色如銀汁潑進一大瓢在我的窗前,下弦月常常誘惑我來到陽台。月光下的箱根如夢境中的世外仙境,一切都好似水粉畫夜月的境界中搬來,風里傳來只有夜裡才能辨認的櫻花的芬芳,更有"湖天一色無纖塵,皎皎空中孤月輪”的景緻按揭保險

溶溶月色裡的箱根,氤氳著櫻花般的柔情,那情愫捉住了我,在腦後升起迷幻的感覺:灰藍色的夜空裡,靜止的站著一匹白馬,那白馬的旁邊站著一個女人,這女人常常是我。

我總是癡痴的望著那匹馬。那馬的眼裡盈滿了晶瑩的淚水,月光下反射一片淒艷。那溫柔如水的眸子,那綿密的睫毛,是那樣的熟悉,那可是你那雙明亮而疲倦的雙眸麼?於是我放心的俯伏在那如緞般光滑的馬背上。那馬負著我,一路狂奔,瞬間駛入一片無垠的月色裡去……

待晨曦微露時,我從睡夢中醒來,輕紗般的薄霧漸漸散開,一縷艷麗的朝霞,籠罩著富士山頂,躍上紈紗般的雲端,而富士山露出了它的雋美的容顏……

思緒從回憶中回到當下。有人說:當你開始回顧時,你就會意識到你在向前走了樓按

四月的海濱之夜,我於燈下執筆於櫻花,陽台下,那兩隻剛剛歸來的燕子還在呢喃細語,窗外的雨還在飄灑著,而我如櫻花般的思緒依然在這春雨中飛舞,我願在這濃墨般的雨夜,化作一朵櫻花,在飄雨的四月天裡翩躚曼舞,將我心底純純的思念,遍灑你睡夢中的花園和你不知疲倦遙望的海岸……

Posted by: jinmei at 07:43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15 words, total size 6 kb.

August 22, 2012

總在我的眼前晃動

李大爺六十剛出頭,可看上去老得像七十。他原本有一個幸福的家庭,女兒和兒子大學畢業後都已在城裏成家了。可禍從天降,前幾年女兒因患心臟病早早地走了,老伴思女成疾也撒手人間。只有兒子是李大爺唯一的精神支柱了。或許兒子是忙於工作吧,很少回來看望老人。就這樣李大爺獨撐著這個支離破碎的家。

我每次住娘家,李大爺總會對爸說:"看你這娃多親,常惦記著你們。”爸總是打著哈哈說:"反正她在家閑著也是閑著,出來走走也好。”爸知道李大爺看到我就會想到虎子(他的兒子),他這樣說是為了安慰李大爺,其實我也是忙裏偷閒來看爸媽的。

李大爺是個熱心人。只要我們家有客人來,他總會把家裏稀罕的東西拿來招待客人。爸就會把李大爺留下來和我們一起吃飯。平時話不多的李大爺一喝酒話匣子就打開了:"大爺吃的,喝的,都不缺,缺的就是說話的人。大爺好想給虎子打個電話,但每次都怕打電話的時間不對,打擾他工作。”李大爺一說起虎子眼圈就紅了。生髮

這幾年,李大爺一個人忙裏忙外真的是不容易。記的去年冬天一個下雪的早晨,爸早早起來在院子裏掃雪。突然聽著李大爺家隱隱約約有哼哼的聲音,那除了李大爺還有誰呢?爸感覺不對勁,趕快去推大爺的院門,門朝裏鎖著。情急之下,爸翻牆過去了。李大爺微閉著眼睛躺在炕上,頭和手燙得像火爐,嘴裏說著胡話。看到這陣勢,爸二話沒說和村裏的幾個人火速把李大爺送到了醫院才穩住病情。電話通知後,虎子也過去了。出院那天,虎子把李大爺接到他家住了。可沒過一星期,只見李大爺自己回家了。爸問他怎麼不在虎子家住了,李大爺眼圈紅紅地說:"金窩,銀窩,不如咱自己的窮窩好啊!”聽大爺這樣說,爸也就沒再問下去。

李大爺最高興的事就是看虎子的相片。有一次吃完晚飯,爸去李大爺家和他嘮嗑。進了院子,爸那高嗓門就喊了起來,可沒人應聲。他爬在窗戶一看,大爺手裏拿著一張相片,眼睛迷成了一條縫。跟本沒有聽到爸的喊聲。大爺跟爸說這是虎子上中學時的照片。他想虎子的時候就拿出相片看看。只有說起虎子時,大爺的話才多起來,臉上也會出現難得的笑容。爸是個心直口快的人,"老李,想虎子就給他打個電話,讓他回來一趟。”"唉,虎子忙,不想給他添亂子。”大爺低沉地說。頭髮問題

Posted by: jinmei at 06:55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6 words, total size 3 kb.

August 15, 2012

珍藏在女人心中的情思

有人說,女人在男人面前低頭不住地撫弄頭髮,定是她的心亂了。不知是本人平時沒有注意觀察,還是面前從未站過這樣的女人,總之感觸不深,也未深究過。倒是對一路走來的女人們的髮型變化看得一清二楚。

頭髮是女人們的第二顆心。從女人頭髮上的細微變化,就能反映出女人內心的變化。上中學前的小女孩,頭髮的樣式一般沒有什麼變化,以羊角辮為主,且多由母親梳理。女孩進入中學後,也就走進了青春期。青春期的女孩除了生理上的變化外,就是愛打扮,而愛打扮的重要標誌就是頭髮,整天梳理得整整齊齊,一絲不亂,精幹俐落,但還不夠時尚。即使個別有成熟跡象的女生想在頭上動點心思的,也因校規的約束而作罷。

進入大學後,女孩會漸漸明白:女人要把自己打扮得時尚些,要成為男人心目中的時尚女人,要把男人的眼球給吸引過來,於是便把頭發放下來,慢慢地等著再長長一點,長髮披肩,隱隱透露著她對"成功”的渴望。能讓女人把頭發放下來的男人,通常也能讓女人把心奉上來。

女人陷入情網後,會悄悄把頭發變成垂肩的直發。從男人的視角看女人,垂肩的直發更性感,更具吸引力。這也說明女人對這個男人志在必得。隨著學業的結束,經濟上的相對獨立,以及與男人交往經驗的飆升,女人的審美觀念也隨之發生變化,於是又把直發換成捲髮,以此證明她對生活和愛情的態度越來越現實。

結婚後的女人,尤其是過了七年之癢的女人,對髮型的變換更加瘋狂。平時她寧願少吃水果,少穿一件上檔次的衣服,也要在頭上多做些文章,染、拉、燙……花樣應有盡有,費用少則幾十元,多則數百元,慷慨得很。這樣的女人可能對原有的愛情審美產生了疲勞感,並有更新的動機了,對髮型的頻繁更換,足以證明她遇上了難以搞定的男人。

Posted by: jinmei at 07:43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6 words, total size 2 kb.

August 10, 2012

描繪五彩的人生藍圖

人生不如意有十之八九,所以,我們每個人不一定是幸運的人。不幸的事情發生在一年前,當我老公生病到現在,可以說,我的生活,蒙上了悲情色彩,自己的痛苦掙紮,到想通之後,我的心又歸於平靜。沒有辦法,雖然是無法接受的事實,我也要承受這一切,逃避了一時,也逃避不了一世。我只有面對現實的殘酷。

淚水才剛剛收起來,我的臉上有了笑容之後,不幸的事情又發生在我的身上。我的姐姐又出了車禍,現在還在醫院治療,雖然脫離了生命危險,但是,我姐姐的小孩卻搶救無效,離開了我們,這是多麼殘忍的事情啊!我可憐的姐姐,到現在還不知道小孩離開了她的事實,怕她承受不住,怕影響她的病情。當知道我姐姐出車禍的一刹那,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了,當時就嚎啕大哭起來!

以前,我是多麼的羡慕我的姐姐,她有一個幸福的家庭,我姐夫的事業如日中天,看到他們一天比一天日子好過一點的時候,又發生這樣的悲劇。

真是禍不單行,一邊是我的老公,一邊是我的姐姐,我的人生註定是一個悲劇嗎?註定是殘缺的人生嗎?這些意外的事情,我沒有回天之力,但是,我絕不會服輸,老天爺在為我關上一扇門的時候,又為了打開了一扇窗,我看到了窗外的美景,還有美好的未來!

殘缺的人生,雖然不幸,也不表示不要生存下去,我還是會好好的生活下去,我老公和姐姐,至少還在我的身邊,他們也算是幸運的人。

Posted by: jinmei at 07:06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6 words, total size 2 kb.

August 01, 2012

勾喚起燦爛往昔

清晨,我從被窩裏探出頭來,目光遲滯的盯著窗外陽臺上的柵欄,柵欄上掛著一排泫然的水滴,滴滴答答的雨滴袞袞不斷地從天而降。

窗外的雨時疏時驟,我的心儲滿了興奮的臬兀,要說雨天美,入微斟酌倒也不見美之一二,屋外凹淺的水窪濺濕了鞋子,疾風驟雨捶敗了枯枝萎葉,擺攤營生的生意人濕了貨物和身子,但在此情境中,一種愜意釋然之感於心頭油然而生,周遭一切喧雜紛擾皆統一於這單調的嘀嗒雨聲中了,空濛的雨幕阻隔了我看風景的視線,也阻隔了寂寥的死寂,我格外珍惜這樣放鬆的時刻,並且心甘情願被這雨幕裹挾,任由思緒穿今貫古,幻化了塵世迷蒙。我憑欄立定,寧神自若,倏然覺得我化作了這眼前景致中的渺小一粟,我翹企閉目,自鳴於眼前扣人心弦的旖旎景色。

早晨,早早起身,出來在林蔭道中走走,伸手拍掉挓挲枝蔓上的水滴,嗅一嗅泥土和花香。寂寞從屋前蔓延到午後,在家宅的我恓惶不安,畏怯又和某種安全感攪拌在一起,凝成潰膿的傷疤,每當我對樓下鍾情的人兒砰然心動時,那傷疤就會給予我撕裂的陣痛。

夏日午間,蟬聲如潮,樹葉拉攏著顯得樹幹上上下奔竄的螞蟻分外矍鑠;傍晚,溫度降下來,出來納涼的人多了起來。老太太搖著芭蕉扇交頭接耳的碎碎念叨,年輕媳婦兒哄逗著懷裏咿咿呀呀學語的孩子。我對窗而坐,黯淡的燈光溫柔的佈滿屋子裏的角角落落,搦管之意浮上心頭,難以排遣,只好取來紙筆揮灑便是,自覺文字寫多了,就會對它上癮,不寫就像內急一樣,不解決憋得難受,所以很多時候,遇見的不管是否與自己有關的三兩事,我都想把它變成筆下的具象記憶,我如此,你亦如此嗎?

淩晨四點,準時收看了第30屆奧林匹克運會開幕式,熟悉的各國運動員入場場景,讓我想起了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開幕式,四年如白駒過隙般稍縱即逝,下屆的奧運會是在巴西的里約熱內盧舉辦,想說四年太長,但求只爭朝夕。

Posted by: jinmei at 04:14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6 words, total size 2 kb.

<< Page 1 of 1 >>
26kb generated in CPU 0.02, elapsed 0.0386 seconds.
32 queries taking 0.0247 seconds, 82 records returned.
Powered by Minx 1.1.6c-pink.